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要聞
公司要聞
媒体聚焦全国人大代表:淮北矿业集团 楊傑
2020-05-27 08:09  

建立技能導向薪酬體系,實現技高者多得

“目前,絕大部分企業只針對管理崗位搭建了完備的薪酬體系,還沒有建立起技術工人序列的薪酬體系。”討論起技能人才的短缺,安徽淮北礦業集團公司工匠大師工作室核心成員、高級技師、高級工程師楊傑代表直言不諱,直指問題核心——待遇低。“有些大國工匠的待遇不如基層管理幹部,這意味著幹一輩子不如戴一頂帽子,嚴重影響了技術工人提升技能的積極性。”

楊傑代表的判斷並非空穴來風。來自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19年全國規模以上企業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爲75229元。其中,生産制造及有關人員平均工資最低,爲59586元,是全部就業人員平均水平的79%。

獲評高級技師後,就碰到了職業發展的“天花板”

我國從1994年起建立職業資格證書制度,並將職業技能等級分爲初級工、中級工、高級工、技師、高級技師5個級別,實行技能等級與工資待遇挂鈎制度。

在紮根煤海36年的楊傑代表看來,這種當初發揮了極大激勵作用的制度已滯後于如今技術革新與産業轉型的步伐,“每提升一個技能等級,工人收入能多幾百元。但由于沒有薪酬體系,上漲空間有限,激勵作用幾乎失靈。而且,技工獲評高級技師後,就觸碰到了職業發展的‘天花板’。哪怕被評爲‘大國工匠’,也不會再漲工資。”

来源:《工人日报》 2020年5月21日 2版

 

做好以訓穩崗工作

使更多勞動者長技能、好就業

政府工作报告对职业技能培训提出明确要求。对此,作为来自煤矿一线的全国人大代表,安徽淮北矿业集团工匠大师楊傑很激动:“报告催人奋进,特别是报告提到的‘今明两年职业技能培训3500万人次以上,高职院校扩招200万人,要使更多勞動者長技能、好就業’。”“这与煤矿智能化开采需要越来越多的高技能人才相契合,有助于促进行业高质量发展。”楊傑说。

全國人大代表、河南能源化工集團永煤公司車集煤礦礦井維修電工遊弋認爲:“職業技能培訓是穩就業的有效舉措,是保障民生的有力抓手,對于提高勞動者技能、推動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具有深遠意義。”作爲煤礦技能人才帶頭人,遊弋表示,回去後一定要傳達好、宣傳好政府工作報告精神,鼓勵更多職工跻身知識技能型人才隊伍行列。

作爲行業高校的代表,李東豔則表示:“在保障能源安全、推動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方面,煤炭行業高校責無旁貸,我們將積極承擔職責使命,提升技術和人才供給能力,全力助推能源革命。”

来源:《中国煤炭报》 2020年5月23日 2版

 

全國人大代表、安徽淮北礦業集團工匠大師楊傑

不僅“車頭”要高科技,“車輪”也要高質量

本报记者 鄢丽娜

长期扎根一线,全國人大代表、安徽淮北礦業集團工匠大師楊傑一直关注煤炭人才队伍建设。

在去年的全國兩會上,他建議發揮大師工作室橋頭堡作用,打通煤炭科技進步成果在企業應用的“最後一公裏”。今年,楊傑繼續關注這個問題,並提交了《關于加強煤炭行業人才隊伍建設的建議》《關于加大技能人才待遇落實檢查力度,解決高技能人才短缺問題的建議》等。

煤礦智能化建設對職工素質有了更高要求。培訓則是提高職工素質的重要手段。楊傑在淮北礦業集團負責職工培訓工作。在他看來,要重視年輕人的培訓工作。

“希望能舉全行業之力,開發一套具有行業普遍意義的智能化培訓系統。”楊傑說。智能化培訓系統由各個標准化的模塊組成。企業在使用時,可結合個體化需求進行調整。這樣,一方面,行業集合起來,比單家企業更有能力整合設備廠家、科研院所等資源,開發一套更科學、全面、有效的培訓系統;另一方面,有助于避免重複建設,提高效率、效益。

除了培訓已有職工,楊傑認爲,加強企業人才隊伍建設,還要吸引大學畢業生等高素質人才。想要吸引高素質人才,就要給予他們相應的高待遇。

然而,最近一段時間,煤價下滑,煤炭企業整體效益受影響;大多數煤炭企業存在人員多、高素質人才少的人才結構性問題。要給高素質人才高待遇,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對此,楊傑建議,一方面要優化工藝,提高效率,提升效益;另一方面要打破現有薪酬制度,真正實現多勞多得、優勞優得。“高素質職工一人能幹幾個人的活兒,給他們高待遇,對于企業也是件劃算的事。”楊傑說。

把大學畢業生等高素質人才吸引到企業之後,楊傑還希望把他們吸引到一線操作技術崗。

“如果把企業比喻成一輛火車,管理人員是火車頭,科技水平很高,速度達到1000公裏/小時;中層管理幹部是車身,速度達到650公裏/小時;基層操作人員是車輪,質量不夠,速度只能達到100公裏/小時,那麽這輛車的速度也只有100公裏/小時。”楊傑說,“不僅‘車頭’要高科技,‘車輪’也要高質量。”

按照目前全國大多數國有企業的薪酬體系,就算技術工人達到了最高等級,如果不轉管理崗,其收入也遠低于管理崗起點級別的收入。一名優秀技術工人的成長周期長達10年至20年,“投入高、收益低”使得大多數大學畢業生不願意到操作崗位。

“要打破身份限制,暢通管理、技術、技能序列轉化通道,實現管理技術操作維護一體化。”楊傑說。

中辦國辦陸續出台了《新時期産業工人隊伍建設改革方案》《關于提高技術工人待遇的意見》,楊傑建議,盡快出台實施細則及政策落實清單。

在調研中,楊傑了解到,有些企業在提高技術工人待遇方面,進行了一些體制機制創新。有的企業規定,最高等級技術工人最高等級年收入爲企業職工平均年收入的5倍;有的企業規定,全國勞動模範獲得者收入直接對應相當于正處級的管理崗位收入。淮北礦業集團從2018年開始對聘任的工匠大師、淮北礦業工匠等高技能人才實行年薪制。這些實踐提供了有益的借鑒。

“希望快速實現體制機制創新、人盡其才,使我們盡快實現從制造大國向制造強國的轉變。”楊傑說。

来源:《中国煤炭报》 2020年5月23日 2版

 

“幹一輩子不如戴一頂帽子”?勞模工匠出身的代表委員熱議提高技術工人待遇——

建立技能導向薪酬體系,實現技高者多得

“目前,絕大部分企業只針對管理崗位搭建了完備的薪酬體系,還沒有建立起技術工人序列的薪酬體系。”討論起技能人才的短缺,安徽淮北礦業集團公司工匠大師工作室核心成員、高級技師、高級工程師楊傑代表直言不諱,直指問題核心——待遇低。“有些大國工匠的待遇不如基層管理幹部,這意味著幹一輩子不如戴一頂帽子,嚴重影響了技術工人提升技能的積極性。”

楊傑代表的判斷並非空穴來風。來自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19年全國規模以上企業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爲75229元。其中,生産制造及有關人員平均工資最低,爲59586元,是全部就業人員平均水平的79%。

獲評高級技師後,就碰到了職業發展的“天花板”

我國從1994年起建立職業資格證書制度,並將職業技能等級分爲初級工、中級工、高級工、技師、高級技師5個級別,實行技能等級與工資待遇挂鈎制度。

在紮根煤海36年的楊傑代表看來,這種當初發揮了極大激勵作用的制度已滯後于如今技術革新與産業轉型的步伐,“每提升一個技能等級,工人收入能多幾百元。但由于沒有薪酬體系,上漲空間有限,激勵作用幾乎失靈。而且,技工獲評高級技師後,就觸碰到了職業發展的‘天花板’。哪怕被評爲‘大國工匠’,也不會再漲工資。”

有著“狀元工匠”稱號的國網安徽省電力公司宿州供電公司輸電帶電作業班副班長許啓金委員透露,他的職業技能等級是高級技師,待遇比正科級高,比副處級略低一些。

深耕一線20余年的張恒珍委員對工人地位不高的現狀深有同感。她是中國石化集團公司技能大師,茂名石化首席技師、工會副主席(兼職)。一次座談會上,有年輕人告訴她,過年時親戚問在哪裏工作,聽說是中國石化,對方擡高聲調:“央企,不錯啊!”但再一聽做工人,神色立馬就變了。

“期待工人待遇的提高,這樣,工人的地位也會水漲船高。”張恒珍委員說。

好政策還需落地落實

許啓金委員欣喜地發現,最近幾年,不少企業開始重視技術工人的培養和技能提升,打通高技能人才與技術人才的職業發展通道,但他也提出,能達到高級別的人才比例很小,享受待遇的也很少。“尤其是在民營企業和中小微企業,政策有待落實。”

此外,記者了解到,一些企業爲提高技術工人待遇,將技術工人待遇對標技術人員或管理崗位的工資標准。

“不可否認,這種做法提高了技術工人的經濟待遇,起到了對他們的激勵作用,但也側面反映了企業沒有建立起技術工人序列的薪酬體系和長效激勵機制。”楊傑代表有些遺憾地說。

一名高端技術工人的培育,往往需要10年~20年。實際工作中,楊傑代表發現,大量技術工匠努力把技能作爲跳向管理崗的跳板,導致技術人才流向管理層,企業一線實幹創新主體沙漠化、空心化。

激勵技術工人成長進步時,薪酬體系建立具有燈塔效應。

2017年,淮北礦業集團提出,在高級技師之上,增設能工巧匠、工匠、工匠大師,實行聘任制和年薪制,被評爲工匠大師的技術人才,聘期內享受不低于20萬元的年薪。實行年薪制後,楊傑代表發現,“下班後苦練技術的、周末報班學習的、自己在線學的、到我辦公室來切磋技藝的、想到我家學技能的技術工人日漸增多。”

建立技能導向薪酬分配制度

目前我國高技能人才只占就業人員約6%,高端技術工人需求缺口居高不下,影響企業産品質量乃至中國制造的核心競爭力,這讓不少一線代表委員看在眼裏、急在心裏。

此次全國兩會上,不少工匠代表委員帶來議案提案,呼籲加大力度落實大力提高高技能領軍人才待遇水平的政策。

楊傑代表認爲,要引導企業將高技能人才收入與其在關鍵技術崗位發揮的重要作用和創新成果挂鈎並機制化制度化,讓好的政策在持續落實中産生效果。

全國勞模、廈門集裝箱碼頭集團公司工會主席馮鴻昌代表建議,建立健全培養、考核、使用、待遇相統一的激勵機制,引導企業在關鍵崗位、關鍵工序培養使用高技能人才,提高相應待遇,實現多勞者多得、技高者多得。

楊傑代表建議盡快出台相關政策配套的實施細則及政策落實清單,在發揮好市場和政府作用上下功夫,通過工資集體協商、增加財政投入、推出稅收優惠、發布工資指導線和企業薪酬指導價位信息等方式,引導企業建立技能導向的薪酬分配制度,建立企業技術工人工資正常增長機制,提高技術工人的待遇水平。

来源:《人民網》 2020年5月22日

全国人大代表楊傑:落实提高技能人才待遇政策 加快优质教育资源普及

全国人大代表 、安徽淮北矿业集团公司工匠大师工作室核心成员、高级技师、高级工程师楊傑表示, 建设创新型国家,需要数以千万计的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劳动者大军。技术工人,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不可或缺的宝贵人才资源。但是,目前技术工人却仍面临地位低、待遇不高 及职业没有发展通道 等问题,这影响了技术工人工作的积极性,甚至造成高水平稀缺型技术人才流失,进而制约我国创新型国家建设进程。

目前, 一方面国家及各省出台了一系列提高技能人才待遇、促进技能人才发展的政策,另一方面现实情况高技能人才严重短缺,甚至影响产品质量乃至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要充分发挥技术工人在创新中的作用,把高水平的设计转化为高质量的产品,使中国由制造大国变为制造强国,迫切需要提高技术工人待遇 。 通过落实提高技能人才政策,吸引更多的人进入技能人才行列,进而不断解决高技能人才短缺的问题。

楊傑建议 : 尽快出台配套落实2017年中办国办印发《新时期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方案》和2018年3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提高技术工人待遇的意见》等系列政策配套的实施细则及政策落实清单, 并加大落实情况的检查力度,让好的政策在持续落实中,产生效果, 用体制机制解决高技能人才短缺问题。

目前企业高技能人才严重短缺,甚至影响产品质量乃至企业的核心竞争力的情况,折射出促进技能人才发展的一系列好政策需要持续加大落实力度,释放政策效应。 动态捕捉制约高技能人才发展的技术工人地位低、待遇不高及 职业没有发展通道 等的因素,有针对性的持续突破政策力度,通过大数据、职工养老金等真实数据,建立“中华技能大奖”、“全国技术能手”等高技能人才收入在其企业所处状态清单,通过定期比较分析,动态精准捕捉政策落实效果,有针对性的精准持续加大政策落实力度,使出台的好政策真正落实到位,达到政策设计初衷的目的,用政策的指挥棒来引导一线职工立足岗位、终身甘做工匠,让一线职工的发明创造潜能竞相涌流,让高技能人才短缺成为历史。

加快优质教育资源 普及推动社会进步

爲了國家的未來,應該使更多的人都能享受到優質的教育資源,從而解決學區房價格居高不下和學生課業重及各種補課履禁不止等問題。

楊傑建议: 国家加大人工智能教育建设的力度,加快优质教育资源多普及;

国家统筹全国最好的 教育资源,由国家财政 动态 出资购买,免费提供给全国各基础教育机构、学校或作为公共教育资源放在互联网上,让有能力有意愿的人们随便随时随地的去学习,这不仅可以最大限度实现获取优质教育资源的公平性,同时也可以使优质的教育资源发挥它最大的功效作用,使更多的人受到良好的教育,实现人尽其才,成为国家的有用人才,也是教育强国的有效途径,从而加快国家强大的步伐。

来源:《中国工业网》 2020年5月25日

關閉窗口
友情鏈接
請關注官方微信
    人民網     新華網     中國共産黨新聞網
    國家煤礦安全監察局     安徽省人民政府網     安徽省國資委
    安徽先鋒網     東方煤炭     秦皇島煤炭網